莲彻

我是莲彻
更文拖欠手
我小透明一只
QQ:952373647
混南北,锤基和巍澜
cp指向:木宁(阿柠)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原创】《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


自大有记忆了,我便是待在这医院里。

“我是患者,你是医生,难道你不应该对我好一点么?”

我直起身来问着眼前那位冷冰冰的人,他越不说话,越容易让我好奇。

“请进行检查。”

我倒是从未遇见过这么冷的人,不带着一丝的感情,如同一个机器人,只会执行例行的检查,这么说吧,走在路上甚至察觉不到他的存在,透明的只会感觉一阵冷气经过。

“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特意的抬起头来朝他说着,他眉头皱了一下,脸微微的向一面侧着,他翻了翻手中的病历,可能因为看到什么而感到懊恼。

“你要是想给我生日礼物的话...”

我故作的停顿了一下,然后狡黠的笑了一下,终于,张开了双臂。

“抱我一下吧。”

他迟疑的看了我一眼,我终于看到了他除了冷淡之外的感情,虽然是质疑,但我还是开心的很。

他的怀抱温暖的很,虽说人还是冷的,但拥住的一瞬间就仿佛吃到糖一般,暖心的很。

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

母亲总是红着眼圈来见我,虽然掩盖的很好,但我还是敏感的看出来了。

我也不怎么再想给家里带来负担。

我想在生日出生,而生日离去。

那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

我学着小说里说的,拿了一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刀片,狠狠的拉了下去。

递到嘴边舔了舔。

那种宛如铁屑般的味道充斥在嘴里,我满意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天还是黑的,夜还是长的。

我把手塞进被子下,等待着什么。

我好多天之后才醒了过来,我看到母亲哭的更伤心了,而父亲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

我吃痛的转过脸去,瞥见医生站在一旁,而动脉的地方被整整齐齐的包扎了起来。

鲜血染红了白布。

父母走了。

医生也走了。

半晌他带回来了一块蛋糕。

他示意的让我吃下去。

许久,再也吃不下去甜腻,剩下的就是苦涩。

他张开手臂狠狠的抱住了我。

我知道我此时的样子一定难看的很,悲伤。

还是暖的很。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终究是笑了起来。

“相信我,我命大。”

虽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下去,我环顾着四周,终于是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我看到他的眼神带着些许担心。

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要是,我活下来...你满足我一个愿望吧。”

医生半晌才点了点头。

我这才送了口气。

我终究是被拖进了手术室。

打了麻药的前一刻我知道我要说什么愿望,对了,我喜欢他。

不用质疑我喜欢你。

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

【原创】

15岁的少女窝在床边小小的角落里,蜷着,缩着,越发哭的大声,他想起是什么了呢?是那些被人所嘲笑的,所唾弃的,所嗤之以鼻的事么,他低下头去,深深的埋在腿里。

我站在不远处的那里,本来想冲上去拥抱的动作却被定格在原地,只能这么注视着她。

慢慢的,她安静下来,抬起头,看着试卷上愈发鲜艳的红叉,张开嘴,无声的呐喊着,刹那间,文字如同恶魔般张牙舞爪的铺面而来,压着他肥胖的身子更是喘不过气来。

“呼...呼...”沉重的呼吸在空荡的房间内回荡着...她死死的盯着试卷,但眼睛早已经不再闪烁着光芒,突然,仿佛想到什么一般,她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的肉。

大声的喊着两个字“废物。”于刚刚不同,眼泪就那么一瞬间涌了出来,女孩张着嘴,却哭不出半点声音,试卷也慢慢地从他手边滑落。

身体终于是舒展开来,躺在床上,如同一个僵死之人,面无表情。

半晌,才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我是谁呢?”她喃喃的嘟囔着“我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有什么意义。”他一步一步的向窗边走去。“到底为什么呢?”

我挣扎着,希望那股无形的力量能把我放开,但这力量像是这部剧的导演,控制着我,终究在最后一刻我冲了过去,紧紧的拥抱着少女。

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股清风划过,她晃了晃头,终于离去。

"噩梦么。"我睁开眼,站起来拉开窗帘,看了看那明媚的阳光。

我拥抱过去,拥抱15岁的自己。

【双北】《当真》

*现实向

*撒何/何撒无差

*感谢 @白墨清荷 催文(●—●)

一.

“我和撒太子其实是有那么一段感情的。”何炅微微地低下头去一字一顿地说着,“他们特别热衷于炒撒老师和我的cp。”

何炅不知怎的,一谈到这个有些心烦意乱,索性把到嘴边那句话吐了出来。

“我就怕撒老师当真。”

二.

“不娶何撩啊,撒老师。”何炅笑着,连好看的眼睛也连带着弯起来,像月亮一般。

“先生。”撒贝宁无比清晰的吐出这两个字,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但最后也当是多想,一笑而过。

何炅低下头去,脸上的笑意也慢慢的消散下去,他有些无措,他告诉他自己,他是何炅,他不是何先生,撒太子喜欢的是何先生,撒贝宁喜欢的不是自己,他和他不同。

有时人就是那样,前面吹满危险风浪的港湾而身后却是安全的家,我宁愿一缩头,迅速把感情蜕化到朋友,也不愿承受恋人间的风吹雨打。

撒贝宁抬起手来在何炅面前晃了晃,然后缓缓落到他的肩膀一侧,手抚上了袍子上方柔软的毛,半晌又把袍子给他披好。

何炅一动也不动,忽而间又扬起了笑脸,把撒贝宁的手打了下去,“凶手,撩我!”

“先生。”

何炅转过身去补妆,撒贝宁就那么站在他的身后,再转过身去,人早已无影无踪。何炅这才松下一口气,默言,不再说些什么。

三.

何炅他不接受,也更抗拒,看似坚强的外表下,那唯一一点被深藏的温柔最后竟被一个男的全然拿去,就和几十年一成不变的世界观被人所刷新了一般,他如同不愿沉醉的城内人,身在城中却心在城外,他挣扎着向外爬去,越陷越深。

“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他微微低下头去,他知道他该死的沦陷了,他不想说,也不敢说,甚至可以想到他如果吐露心声,他们甚至连朋友都做不了。

他默默祝福着他,但愿他能被幸福所围绕,会在对的年龄找到对的人,会结婚,生子,当他婚礼台下的一员,甚至可能被他邀请去当司仪,和别人白头到老。

什么是暗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当我的爱与你无关的时候,那才是爱。

虽说正因这样,更是越发的不甘心。

他收拾收拾自己唯一那点杂碎的灵魂,温柔的不像话,一股脑的往心底下埋,呻吟了一声,头一偏便死死的倒向沙发上,闭上眼睛,不再想些什么。

四.

他总是这样,何炅着一身白衣坐在台下看着撒贝宁在台上张牙舞爪的主持所谓那有史以来最凄凉的联欢会。

何炅看着他笑着,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

撒贝宁甚至默许了这种关系。

何炅直直地盯着他,那个人的眼睛里总是溢着温柔,分不出看每个人的差别,甚至难以看出一点点的小心思。

他知道,他何炅认识的是撒老师,而不是撒贝宁。

他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和他一样,在表面上的与每个人交好的人,私底下却孤影单行。当然了,并不是执意孤独,只是少一个可以走进自己心的人罢了。

没有人敢去捅破那张纸,除了在综艺上,他们甚至不敢去窥探一点对方的生活,暧昧的令人难以置信,却在回忆中找不到一点对方的线索。

他们是一模一样的。一样的热情。一样的合群。一样的冷漠。一样的孤独。

成不了朋友,也成不了恋人。

五.

何炅坐在化妆室里,突然想起他对魏大勋说的话,细细的品着嘴里那点苦涩。

究竟是谁把谁当真了呢。

“何老师啊,开门。”

何炅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下意识的走到门前。习惯成瘾。

他开了门,看见撒贝宁呆滞在原地,直直的盯着自己。

何炅有些困惑,以为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一转过身去面向镜子,眼圈红红的,眼泪似是要在下一个眨眼的瞬间掉落,他转过身去想冲着撒贝宁笑一下,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撒贝宁猛的抱住了何炅,抱的很紧,似乎是那种一辈子都不愿意放开的力道,不应景的说了一句“何老师,没事吧。”

六.

究竟是谁把谁当真了呢。

也许他们都有,也许没有,但现在都不重要了,何炅微微偏过头去,看了看一旁依在床头的撒贝宁,正好碰上对方从书里抬起的视线,相视一笑。

【原创/给莲彻】

呜哇,看完虐虐写的几乎爆哭,窥探我的生活呜呜呜,过分了!我爱你呜呜呜

PASTA.:

“以动物皮革为原材料的身躯,


两颗烧完的煤炭嵌入眼眶,


柳树叶浸泡染料,编织成头发,


骨骼是防腐剂,


血液是巨兽的唾液,


盛满了决心和孤独的灵魂,


住进了麻布制成的残缺不全的心脏,


最后在嘴唇撒上无意义的罗马数字组合,


莲彻降临人间。”


——题记


夜色正浓,岔道往左走。


身上的背负有些重,她略显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组织的人说,明日是太阳升起的最后一天,也是他们最后一场选拔考试的日子。只要通过这场选拔,就以为着有了自由的双脚,成了真正的人。


这也是极少数所向往的。


组织的人还说,正因他们是在太阳升起的最后一天选拔出来的,所以他们是真正的新一代,也是最后都末一代。是承上启下的交界转折,未来不可估量。


其实莲彻听着无差,因为组织每年都会把这段话重新搬出来,对着耳朵再重新说一遍,让你给自己披上自命清高的人设,然后在所谓“太阳不再升起的第一天”看到所谓东升的太阳。


这些是上一届走掉的人告诉她的。


今夜无月,莲彻坐到了家里的沙发上。其实她不算出众,尽管她的年龄可能在同届人中稍长,但是所谓成绩,依旧是平平。


她也有热爱,热爱的某个人,某一对人。他们在她的生活里闪现似的出现,又闪现似的逃走。生活的节奏总是很快,那些飘渺光影让一心沉沦的人疯狂尖叫。


上帝创造他的时候没什么逻辑的整合,用一些奇奇怪怪的材质,就匆匆把她丢下了人间。她是那个活跃的渴望别人认可一本正经的莲彻,也是那个走进人海就再也找不见的莲彻。


有些人早都擦肩而过,可重情重义的本性偏让她忘不掉。对某些人的偏见也根生蒂固地长在心里,阳光一照,杂草丛生。


索性明天终于要熬到头了。莲彻想,嘴角一丝欢欣的笑。


虽然知道,今天还要努力,但总算是要到头了。


即便她知道,以后太阳依旧会升起,但是末世的时候也离她不远了。上帝也不会因为她失意生活和病痛疾苦而慈悲看向任何人,更不会亲自沾银河的水,洒在草草造出的小人身上。


但就算她被茫茫人海淹没,又有谁是与她苟同的呢?


——
@莲彻
找到知己,激情相认。我爱你。

【原创/给虐虐】

生活本是艰难的。

虐虐低下头去这么想着,她看似轻松的转着笔,却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书本,“又是这种类型的么?”她默默嘟囔着。

索性是想不出来了,最后一赌气,把手里的书本推向了别处,抓起手机就看了起来,她笑着,欢快的发着消息,不把自己一点悲伤的情绪带给别人。

外向不等于乐观。

她是知道的,但她还是努力着的,不再管那没复习完的数学,随手拿了本其他的就写了起来。

她热爱文学,更热爱真实。

“真是,甜腻的有些虚假。”她砸吧砸吧嘴,额头微微的抬着,眼睛也渐渐的迷茫了起来,半晌,她微微一笑,执笔,开始写下那完美的故事。

虐虐突然皱起眉来,用笔划来划去,修修改改的,“不大好。”最后的最后把那页纸撕了下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最后终于是开始写很久之前很久的梗,颤颤巍巍的发了出去。

“神仙!大佬!”

别人总是这么说着,她有些自卑的低下头去,“我不是,我没有。我写的不够好。”沉淀下来吧,她心里想着...又碰到瓶颈了。

“魔鬼!发刀!”

也有人那么喊着,她莞尔一笑,也许要是有人此时冲出来给她一个完美的拥抱,才会露出一点那格外柔软的灵魂,但你绝对不会看到她的眼泪,她还是笑着,柔和又悲伤。

那点柔弱的灵魂总是时有时无在别人的面前晃着,她总秉承着她的内心,有话就说,不推辞也不委婉,“你好凶!”有些人这么说着,她诧异的抬起头来,如同刺猬一般,迅速的把那点灵魂收回,认真的盯着对面这个人,刺迅速的发散出来,警备状态。

灵魂的摆渡人啊,我们姑且伸手去拥抱她吧,当然,是她那柔软的灵魂。

她可能想到些什么了,最后抓回了放在别处的作业,认真的做了起来。

——————————
@PASTA. 我告诉你们,这个她窥探我的生活,我爱她明白么,在线哭泣

文手二十题(回答)

@PASTA.  @洛望津 略略和洛洛点的我,以下绝对如实回答啦!爱你!笔芯!

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由来)

我是莲彻。怎么说,就是随手取的一个名字。主要是我那会很喜欢莲花又碰巧遇上花落,就取了这么个名字,莲花尽彻。

2.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想引发你【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呢?

初一吧,我那会其实是些斯哈的,写的很差劲,然后写着写着我就坑了ԅ(¯ㅂ¯ԅ)【其实我至今是个理科生】后来是入了大薛看了好多好多的文,然后就想自己什么写着点什么,然后就开始编故事玩,就这么坚持下来了。

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脑洞大到ooc,主要还是ooc(ノ=Д=)ノ┻━┻,周围的人说是代入感不强,确实,脑洞大的惊起才能磕的下去,我经常容易败皮,诶,低头,向各位认个错,我实在对性格把握不咋地,但愿看书能使我有所提高,提高(ノ=Д=)ノ┻━┻

4.早期文风和现在落差很大吗?请具体说说

早期文风。话唠了解一下么,啰哩八索,那会喜欢甜段子,然后堆砌一些乱七八糟的比喻,而且特别鬼畜了解一下,陪你唠嗑了解一下【灵魂中透露着迷茫】,那会简直是车祸现场,鬼知道是什么沙雕文风,看的想打人,望天。
现在:也是垃圾文风,突然转型虐了解一下,突然排版格外奇特,喜欢把话简洁又简洁,更喜欢一小句,一小句了解一下。

5.喜欢的风格(不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的

风格?其实我觉得有的时候什么文风啊,走向啊,无需什么规定的喜欢,要是能让人感觉心底一暖或者鼻子一酸,又没有任何的奇怪之处就是我最喜欢的感觉。

6.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东西?

其实我更擅长写压抑,黑暗,抑郁这种风格的。
就感觉是阳光无法照射到的角落,守着自己那一块地,把自己胃里那点东西都窸窸窣窣的全说给你听,我念叨着,你索性就当一个乐子,倒也很讽刺了。

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什么不擅长的话,想想在写到什么的时候会遇到瓶颈)

我其实不大擅长人物对话这方面的一些就会有种说不来的别扭,还有科技,玄幻梗

8.一般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长时间?

其实20分钟可以打1000字左右,但怎么说写文我不记时间,写多长时间都有,熬夜写,一般不记时间。

9.在动笔之前会花多长时间准备?

要想每一个细节,要写什么啰哩八索的再想想怎么结局,再想想各式各样的发展,再想想怎么样才能最好,最后才索性落笔了,再想各式各样怎么写的好一点。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什么困扰?

查很多很多的资料,再一点一点的对时间看写的和时代符不符合,再一点一点的去找别人写的同样的题材,困扰啊,有的时候查着查着就会很想睡觉,还怕抄袭别人,就会一会就烦了。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手写派和打字派都是,创作工具:手机,记号笔,彩色笔啊,各式各样的东西。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有的,有的时候草稿会删掉很多东西,主要是我草稿一般会记生活中很多梗,然后会有很多杂七杂八想写就写的小玩意,当然正式稿会更正式一些,而且正式版会读很多遍,所以文风自然简易一些,不至于很乱。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压抑的感觉,比较偏向于社会的低吟,偏偏不会被人所接受,却还是喜欢那种宣泄。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者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你的文风吗?

如若说是最喜欢的,其实引导我去写作的是,唐家三少,他丝毫没有影响我的文风,我很喜欢他,虽说很俗,但我还是发自内心的觉得是青春。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想当个作家,但自己却偏偏理科好爆,很矛盾,想去学语言文学系。

16.在文学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没有经验。回忆的话,我那会被人唾弃着的,没人所记住的感觉,是真的很糟心,虽然现在也是,耸肩,但终究还在经历着的不算回忆,我就不细说了吧。

17.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他的热衷程度如何?

我很喜欢,甚至一度的爱到爆,它可以救了我的命,我拥抱着她,她因为我而有了感情,我真的很爱写小说。也超爱文字。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过亦浅唱,刻意圆满。

       他写着写着就哭了,是那种根本止不住的眼泪就刷刷往下流的感觉。他本来觉得这首歌写的实在是有些露骨,明眼人都会觉得是张伟吧,是吧?

        他刻意的,他没有改,当他拿起杯子想喝一口咖啡提提精神润润嗓子的时候,一股甜腻的味道从嘴里蔓延开来,我终究是成了你。

         “新歌你看到了么......”

         “嗯,挺好的。”
                      ——选自大薛《那是你离开了北京的生活》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改变?

希望能不要那么的ooc,希望能被人喜欢,希望能被别人注意。

20.最后请你点你有在写作的的同学来回答这个问题。
@朝死暮生的蜉蝣  @胡撸  @邰辰WK.

【大薛/无差】无名(跪求赐名,实在不知道叫什么)

*半现实向。

*求个名。不知道叫什么。

不知道从何时起,大张伟有了自己的思维。

他只不过是电脑堆砌的数据。却愿意用人类的语言和其他NPC交流着,显得格格不入。

NPC们不懂,久而久之他就会被人当成个乐子,嘴总在张着,说些听不懂的东西。

张伟倒是乐在其中。挥挥手中的笛,弹奏欢乐的曲。

终年坐在湖边。

他就偷着摸着学了跳板,他是个纸片人怪不得。

后来也就想明白了,他本该被创造成为智能NPC,却不知道为什么,成了半智能。最后到让他不自主的学了许多。

张伟总看到新人。俗称:玩家。

玩家的角色和NPC们不一样,他们会突然消失,好好的大活人从此不再存在。俗称:死亡。

张伟是个养成NPC,可以投喂,可以送礼,可以,结婚。

但从未有人攻略成功。

网上出了版攻略,听说是专门针对他的。

张伟看着世界频道不停的刷着他的奇遇,他的好感,细到他喜欢的吃食,小玩意。都渴着想和他结婚呐?

他一生气就关了界面,抬手吹着笛子。欢乐的曲。

一天,两天,一个月,一年。

最后有个男孩坚持了一年。他就和他结婚了。

有喝彩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

更有期待他能返场的。

大婚的时候,张伟把他唯一那点都给了他。

笛子。

张伟吹了一首欢乐的曲。伸手。

系统提示:NPC大张伟赠送玩家薛之谦笛子x1。

男孩伸手接了过去。再伸手。

系统提示:玩家薛之谦赠送NPC大张伟戒指x1。

张伟笑着接过去套在了左手无名指上。俗称:已婚。

系统提示:玩家薛之谦请求与NPC大张伟喝交杯酒。

NPC大张伟:同意。

果子酒甜腻的味道充斥在唇间。

张伟不再出现在湖边,而总是在男孩身边。

也再没有人们经过湖边时的笛声。

出了更多的可以养成的NPC。

张伟也被人们慢慢地遗忘。

置之脑后。俗称:隐居。

一年,两年。

薛之谦请了张伟一顿酒。

果子酒,甜腻又怀念。

他不知道数据是不会醉的。只有会装醉的。

再没有薛之谦这人儿了。张伟想着。

捡起笛子。摘下戒指。树林中传出曲。欢乐的曲。

后来大家发现多年前的NPC又重新出现在了树林里面,以为是返场福利。

可越来越多的人儿发现,无论送多少东西,好感一丝未动,结婚的标志也再未亮起。

眼尖的人发现,张伟脖子上带着一枚戒指。俗称:心之上。

因为挂在胸口的坠子是最靠近心的地方。

张伟坐在石头上吹着曲,欢乐的曲。

结婚时,他吹给他听的曲。

欢乐的曲。

【巍澜】《这是童话么?》

*骑士巍x王子澜

*大庆身份:宰相儿子与赵云澜竹马竹马
祝红身份:大臣女儿与赵云澜青梅竹马

*供梗 @PASTA.

对于赵云澜来说,他又一次碰到这名骑士。

大庆曾告诉赵云澜他是当代的护国将军。

当十七八岁的赵云澜还在和同伴玩耍的时候,他就已经上阵杀敌,满身血腥。

也许是因为每次战后上朝,他身上总是带着血腥的味道亦或是他总带着黑色的面具,所以传闻就越来越诡异,到最后竟被当成吓唬小孩子的妖魔鬼怪,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害怕。

沈巍。

些许是自己还未干涉政务,他沈巍在赵云澜眼里却总是不同的。

或许是他总是战后跪坐在宫殿后的神树,一身纯黑的衣裳...或许是带着面具,但还是能让人察觉到哭泣的那种悲伤...或许是因为好奇而对于这个人或多或少的理解。

他知道那皮囊下隐藏的绝非一颗恶魔的心,恰恰相反,倒是纯净的很。

“沈巍。”

“王子陛下。”

他快速的起身,毕恭毕敬的半弯下身去。

让人感觉冷漠且不通人情。

“王子殿下,若是没有其他吩咐,臣便...”

赵云澜还未等沈巍说些什么,一抬手,快速的将面具摘了下去。

沈巍好像是有些什么顾虑一般,眉头紧皱着,微微的偏过头去。

眼睛没有半分的凶煞恶气,反而平静如水,更像是那种悲天悯人的错觉。眼圈还微红着,仿佛刚刚因忏悔什么而哭泣一般。

“这不挺好的。为什么偏要这样?”

沈巍的指尖微微的动了一下,仿佛要把面具抢回去一般,但又顾及着赵云澜的身份,只能将头愈发的向下低着,耳尖也愈发的红。

赵云澜也只得把面具还到了沈巍手里。

沈,巍。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然而第二天,他便被告知沈巍成了他的守护骑士。

他不明白赵心慈的意思,他知道他不能不顾一切的冲向主殿,便只能等着沈巍的到来。

但他很少能见到沈巍。

“难道守护骑士不是贴身保护么?”

“诶,难不成你真没发现那边的将军么?”大庆的眼睛朝着房间的偏门瞥去。

赵云澜盯了好久,这才注意到那边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的沈巍。

“沈巍。”赵云澜大声的喊着。“沈巍?”

半点没有反应,让人丝毫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

“有刺...”还没等赵云澜喊完,他这才见到了沈巍迅速出现的身影,一把锋利的长刀迅速的抽出,环顾着四方。

“殿下,请别这样。”沈巍底下头去,头发遮住了他眼睛中的神色,“这样的玩笑....”

“可是就算我骗了千遍万遍,你也终究会来救我的不是么?”赵云澜狡黠的笑着。

“可是...”还没等沈巍再说些什么,赵云澜便快速的把一颗糖塞到了沈巍嘴里。

“甜么?”

沈巍涨红着脸,最后也只得点了点头。

后来赵云澜从别人那里知道,那是沈巍第一次掏了赏赐。

赵云澜后来也问过他,他很含糊的嘟囔了许久。

这倒让沈巍和赵云澜慢慢熟悉起来,虽说是沈巍还是不愿意贴身保护着赵云澜,乖乖的站在远远的一遍。

“沈巍?”赵云澜趴在桌子上,招呼着把沈巍叫了过来。“我要订婚了。”

沈巍的手微微颤了一下,“祝红对你有意思。”他微微的偏过头去,急促的皱了下眉。

“沈巍!”赵云澜的嘴角不自觉的向外撇着“诶,跟我私奔吧!”

“啊?”沈巍猛的抬起头来。“赵云澜!”

“我们私奔吧!”赵云澜绕过桌子牵着沈巍的手。“我娶你!”

沈巍反抓起赵云澜的手扣在头顶,深深的吻了下去。

故事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