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彻

我是莲彻
淡圈半年
还是会更文
但是不会说多余的话
QQ:952373647
混南北,锤基和巍澜
cp指向:木宁(阿柠)

求求你,做个人,我们大薛圈容不得狗

vang:

立tag抱歉 打扰到就删

人身攻击很六
文去翻 @邰辰WK. 的那个挂人评论
第一次看见人抄袭了还那么牛逼
不说了 气人

求求这位小姐你做个人吧!谢谢您!

邰辰WK.:

立tag抱歉

奇人共赏
这是人身攻击了 歧视同性恋了
抄袭我cp的事我就是要挂
文链接我发评论里
很叼的一个人

谢谢各位了,我实在是钓鱼钓烦了 你们看看,要是能帮着劝就点这位劝一下,这是一个很恶心的人

洛望津:

挂人抄袭,占tag致歉。
p1是 @楠九 的文,
P2P3是 @胡撸  @vang 的文,相似度多少各位自由心证。
后两张是我聊天记录。
梗是我给的,文是朋友写的,您说是您原创,请拿出来证据,谢谢。
附上胡撸和vang原文地址。
胡撸

vang

来自250fo的福利(❁´◡`❁)*✲゚*

谢谢大家了,终于250了我ԅ(¯ㅂ¯ԅ)
来吧,欢迎everybody
1.抽个小宝贝寄首版文的信
(人少我就黑幕了啊)(❁´◡`❁)*✲゚*
2.点梗福利
目测大薛/信白/巍澜(❁´◡`❁)*✲゚*
3.满足前三任何犀利刁钻的问题(❁´◡`❁)*✲゚*

莲彻个人介绍

我是莲彻

额,初三狗,上线随缘吧,透明。

喜欢磕cp:大薛/巍澜/锤基/信白/月仙(其他随缘)

透明中的透明文手,喜欢日常看书,发呆,吃东西想事。

没啥其他爱好,文甜虐随缘。万一您瞧见个虐的,啊,抱歉,运气问题啊哈哈哈哈哈哈

QQ:952373647

聊天的骂我的上面QQ随缘搭理,一般都在。

最近容我缓一缓,在镇魂悲剧结局中无法走出

【巍澜】《我活下来了》

*双男主个人视角与他人视角

一.

赵云澜视角:

我活下来了。

我颤颤巍巍的从地星的入口走了出来,“沈巍呢?告诉我,沈巍呢?啊?”

我哭着,我几乎跪下喊着,没人回答我,来来回回的行人用奇异的眼光盯着我。

生活还在继续,特调处的一切都如同平常一般运转着,每个人都很惊喜我回来了。

我嘴抿着,但眼睛里没有任何笑意。

大庆可能看出了什么,伸手拍了拍我的肩,示意着我说些什么。

我安静了许久,老楚出来帮着打了圆场,他叹了口气,我可能是又想到沈巍了,转身晾下所有人,回了屋子。手里紧紧攥着他的项链。

我再也没有看到黑袍使亲临地星。

二.

沈巍视角:

我活下来了。

我用斩魂刀撑着,也总算是一路上踉踉跄跄的几近趴回了地君殿。

我看了看镇魂灯,它亮着,但我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我知道天这把亮了,但我的心却永远的暗了下去。

我阻拦了摄政官去地上寻找新的镇魂令主,是我太自私了么。在我心里镇魂令主永远只有他一个人。

我也再也没有重返地上。

三.

赵云澜视角:

祝红已经不止一次来和我争吵了,我不知道她在和我吵写什么,我原来不就是这样么。

我也不明白小郭为什么也颤颤巍巍的说我变了。

我摸了摸一旁许久未碰的棒棒糖,想剥开一颗尝尝甜,但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还是沈巍项链里的糖纸。

我强行的让自己不去想那些记忆,努力的想让自己笑出来,但怎么也笑不出来。

低下头去,一件一件的处理着事件。

四.

沈巍视角:

我例行坐在地君殿的台阶上。

摄政官破天荒的端了杯水给我,也自顾自的坐在一旁。

“黑袍使大人,你越来越他了。”

我没有,我下意识的说着。

摄政官叹了口气,就不再说什么。

“我宁愿看着原来你每天冷冰冰的,也不愿意你现在每天笑着。”

我偏过头,带着些歉意的笑了笑。

五.

赵云澜视角:

烟都快用完了,我竟然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用香炉点燃,我盯着最后一个,迟迟不敢下手。

“本使......”

我刷的一下抬起了头,又低下头去,幻觉么,沈巍啊沈巍,你这么好,让我怎么舍得放手?

大庆说两年了特调处也渐渐好转了,总说要我隔天自己兜圈出去散散心。

两年了么。

沈巍啊,我还在等着你呢。

我颤颤巍巍的点燃了最后一只。

六.

沈巍视角:

我知道有人在唤我,但我知道不是他,便迟迟不想上去。

摄政官好说歹说的让我去地上看看怎么了,我也总算是妥协了,但当我想去的时候,召唤已经不如往常一般传来。

我便打散了念头,留在了地星。

又或者偶尔对着四神器发呆。

摘下面具,想了想又摘下兜帽。

“赵云澜。”

召唤的信息再一次的传来,我急忙的戴好,匆匆忙忙的走了。

躲在远处的摄政官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听到了。我没说什么。

七.

第三人称

赵云澜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伸手去拿沈巍的面具,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展现在赵云澜面前。

沈巍些许也是吓到了,半晌不敢说话。

“我我我...没有做梦吧...我...这是还在做梦吧。”

沈巍没给赵云澜继续说下去的空间,一把把身前的人拽过来狠狠的抱在怀里。

“我回来了。”沈巍几近哽咽的说着。




【大薛】《我的女朋友竟然是男的?!》(下)

*我来补坑了,我对不起各位

*说好的0803贺文随缘,最后补坑来贺

*我还在呢啊哈哈哈哈

一.

那事过去很久很久了,久到薛之谦都快忘了他曾经和大张伟那段快乐的时间,但终究触碰到的时候还是会疼一般,他每次都小心翼翼的避开大张伟这个字眼。

“大张伟啊,张伟啊。”他听见伊一说的话也自顾自的念叨了一声。怀念还带着些什么其他的。

他也为了避开我么?许久未联系了。

二.

“喂,您是?”张伟瞥了一眼手机的时钟,1点半“您说话啊,喂?”

“诶呦喂,不至于啊,别别别,您..您您别哭啊,是...薛...薛之谦?喂?”

三.

“最近还好么?”大张伟带了杯咖啡递到了薛之谦面前。

他伸手接过去,默不作声,咖啡的温暖充斥着他的手。

“还好。”他抬头笑笑,又低下头去,“八月三号了呢。”

“八月三?”大张伟不明所以的说着。

“第二季呢。”薛之谦自顾自的说着,把咖啡放下推到张伟面前。“谢谢你来看我,回见了,失陪。”

大张伟拿起那已经冷下来的咖啡。

发呆,然后狠狠的喝了一口。入口苦涩还让人难以下咽。

四.

后来不知道提起了什么。

“洁洁?”张伟猛的抬头看向一旁看着台词的汪涵。

“你不知道薛之谦小名叫洁洁?”

“知....知道啊。”张伟咽了一口口水。

五.

“薛洁洁,喂,你怎么挂电话了,薛之谦?喂?”

我不想告诉你,薛之谦又失手把手机扔进了水池。

六.

薛之谦掐了掐自己的脸,他知道了,他会怎么想...

他知道他终究会面对这事,许久未提,就和多年纵于法外的小偷终于要被捉拿归案了。

七.

直到张伟再一次找到他。

“我们....试试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