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彻

听我的哀鸣响彻这天地上苍可惋惜
凤求凰一曲共相许了生死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阿ZA冻人:

是,我们值得更好的文字。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而不是“我喜欢某个作者”





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




1.作为读者,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




2.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这篇文文笔好,剧情佳,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还是基于“只要是狗血,ABO,哨向,虐,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我都非常喜欢”?




在这里我要强调,后者提到的这些,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但区别在于,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




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但无论如何,这些文章都是“同人作品”,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




同人作品,该有底线。




3.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








之前我在《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该链接可戳)这段感想里就说过: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作为读者,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那种剧情飞速发展,文笔轻快简单,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但显而易见,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同人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




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诸如ABO,哨向,论坛体,知乎体,聊天体等,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颠来倒去,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








举两个例子:




1.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在这里用A/B/C/D表示),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在古代,A和B恋爱了,B八抬大轿娶A回家。他们住在北京。有一天,A和B在家闲来无事,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




“卧槽!糊了!”“妈啊!居然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2.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假设这里是痞气型)受(假设这里是坚韧型),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受哭得梨花带雨,几乎要昏过去,泣不成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




攻将受搂在怀里,温柔安慰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是爱你的。”








以上两种类型举例,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1.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




2.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








针对上述问题,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




该练练,该写写,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就过段时间再写。




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堪入目的。








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因为你们的鼓励,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




对于谦逊的作者,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会令他不断学习,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




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高曝光率、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








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但我一定要说,第二种歪风邪气,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




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很多人都知道,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依旧将那种高质量、高写作水平、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并继续进行创作。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




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




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当你发帖后,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




1.当你勤更新后,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给你评论。




2.当你收到评论后,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第一类,写得不错,有可读性,读者会给予评价,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久而久之,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第二类,写得不怎么样,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放弃这篇文;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哪里不好就是不好,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进而有机会改正,放弃掉现有的错误,而不是固化它。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无人问津了。




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




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




到了LOFTER,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文章好不好,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由高到低排列的。但这些高热度文章,真的就是好文章吗?




绝不全是。




买热度是一条路,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




诚然,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继续动笔的动力,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我们需要这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热度对我们而言,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




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








我认识很多作者,文笔一流,故事剧情有趣。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无趣




各位读者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扪心自问,作为读者,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科幻,未完结。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来阐述我个人对于“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的想法。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五万字存稿,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评论越来越少,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有读者私信我:太太,为什么不更新《XXX》了?




我说:因为没人看,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




读者表示理解。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太太,其实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太深奥了,看起来很长很刻板,内容也挺纠结的,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








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究其原因,是环境所趋




现在,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




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日本漫画尚存在“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的情况。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这种心痛程度,着实难以承受,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那无疑是剜心的。




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所以我呼吁各位:提高自己的水平,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




也有人说,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我狗血我也快乐,没毛病。




我也觉得这没毛病。但同样的傻白甜、狗血题材内容,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在阅读之后,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




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慢性自杀。”——请问各位读者,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去旅游,去看一场好电影,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等我更新某篇同人。




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睡觉之前看完,如果你觉得好,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然后关灯,睡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




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












我希望各位,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并且不断进步、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太太”。




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作者是否在敷衍你,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




还有,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请你们相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如果你不信,就去看书,正经意义上的书,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




还是那句话: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只能说: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












综上:




希望大家作为读者,擦亮眼睛,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也请不要忘了,这是同人,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而不是某个太太。




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




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勿忘初心。




停在原地不进步,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倒退,都是践踏尊严的、耻辱的行为。
















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




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九三年》。








2018.04.13更新




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观点不同很正常,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但愿意一同讨论,我是非常感谢的。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多思考一下再进行,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




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


【置顶】你好!

你好!我是莲彻!


头像如人设!


磕CP:大薛/双北


没什么爱好,也许爱好是写东西。


来了我们就是有缘,走了也不留您,有缘无分。


更文随缘,甜虐随缘。


初三有点忙,学校逼的紧,愿我能抽出个时间。


感谢您能看到最后一行。爱您。


彻笔。


【双北】《错过》

*撒贝宁x何炅

* @故人余音尽 的梗,超棒!(´▽`)ノ♪

一.

曾说过:“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选自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二.

这是撒贝宁第二次躲开何炅张开的双臂。

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撒贝宁不小心地撞了一下何炅的肩膀,他的余光似乎是瞥到了一旁的人,有些诧异地看到了何炅温柔下少有的悲伤。

灵魂似是被触动一般,一时心头悸动。

撒贝宁再回过头去捕捉那点悲伤,那人已经换上了一副笑容,那点更像是幻觉,在空气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活生生地把那点少有的安慰话咽回了肚去,一遍一遍的回味着刚刚心头的那点颤抖,眼神慌乱的瞥向别处。

那人和他开着玩笑。他再没忘记那点悲伤。

三.

他们到底是什么原因才约出去吃饭呢,撒贝宁根本不记得了。

反正最后他们都喝了酒。

那人拿着啤酒,酒精有些微微地熏红了脸,嘴里不停地说着。撒贝宁认真的听着有的时候也会在一旁附和着,附和一次,两人就碰一下酒瓶,干上一瓶。

但每次撒贝宁只是微微的喝上半口,他好像从来没有允许过自己喝醉,无论在谁的面前,总是秉持着唯一的那点理性。

不知为何,何炅不再说些什么了,撒贝宁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打开了窗户,点了只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全然的把嘴里那口烟都吞下了肚,沉寂地站在窗边吹着风,半晌,吐出云一般的烟圈,消散在风中。

何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站在他身边,安静着的,什么也没说。

撒贝宁似乎是没有看到身边的人一样,又自顾自的吸上了一口,还没来的急咽下去,就被谁凑过来的唇全然吸了过去,紧接着,吻上了他的唇。

撒贝宁没有动,他也许应该装醉借那人的怀抱放纵自己的?他不知道。

何炅伸出手去拥抱着撒贝宁,把舌尖探入对方的唇中,拼命的汲取着那人的气息。

最后撒贝宁伸出手,推开了那个人。

他像一个混蛋一样跑了,靠着最后那点清醒。

所谓的理性。

身后的人似乎是被烟呛到一般,不停地咳嗽着。

四.

“何老师有爱过的人么?”

“我早些遇到他好了。”那人回答的前言不搭后语的。

撒贝宁一抬手关了这一期的《快乐大本营》。

我发现我根本不认识他们。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大薛和双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我会读着奇怪啊啊啊。


我从来没想过这个啊啊啊啊。


为什么总和别人比差许多。


自闭了。


【大薛】《第三个》

*大张伟x薛之谦

一.

广式早茶这种东西,每家饭店都有各自的味道,但在数量上似乎是有着什么不成文的规矩。

一屉就三个。

一个人或一家三个人吃倒也就那样了,这要是碰上两个人来,谁都落不下脸去夹最后一个。

二.

张伟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广式早茶这种东西也只是小的时候母亲带他吃过几次。

他特别爱吃烧麦,皮薄馅多,一口咬下去那全是满足。

第一次去的时候,因为觉得稀奇,刚端上来就被他急急忙忙的塞到了嘴里,烫的他呲牙咧嘴的,也没品尝一下是什么味道,就囫囵吞枣的咽下了肚。

他有些纠结的想去夹第二个,但又觉得不好意思,只能把筷子微微一歪,夹上了旁边的凉菜咽到肚子里,嘴里却还是烧麦淡淡的味道,挥之不去。

母亲笑了一下,夹了另外一个烧麦到张伟碟子里。

张伟看着母亲摇了摇头,觉得是母亲吃饱了,有些窃喜地夹起了第二个,小小的咬上了一口,还有些许的汤汁流到嘴里。

好吃,他实在想不出其他更美味的东西了。

三.

薛之谦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广式早茶在他们那边是种普遍的东西。

小的时候父亲很忙,他一个人去吃过一回。

他喜欢三这个数字,第一个下肚还没有什么味道,那就可以去吃第二个,第二个觉得很好吃,但又没吃够,就一定会去拿第三个,那么第三个就会既觉得好吃又能吃够了,那真是一种满足。

时隔多年他还记得第一次吃流沙包的味道,那东西要趁热吃才好,但不能太热,太热会烫嘴,太凉也不行,里面的馅会流不出来的。

咬上一个小孔,让馅料顺着小口流到嘴里,还微微带着些许的奶香,怎么能吃够呢。

四.

大张伟决定带薛之谦去吃广式早茶。

薛之谦拿着菜单有些纠结,他不可能点两屉重复,更不知道张伟会不会喜欢吃流沙包,东翻西找的,最后就点了大部分人都会喜欢的烧麦和肠粉。

张伟一抬头就看到那种薛之谦眼里那种渴望了,从进门开始,就不停的瞥着别人桌上的流沙包,就和他小时候总瞥着第三只烧麦一模一样。

“诶呦喂,麻烦您再来一份流沙包,还有这个...谢谢您嘞。”张伟指着菜单要着东西。

端上来大概七,八份菜品,两个人一时间也不知道先吃哪个。

张伟先是夹了只烧麦,他喜欢先吃他最爱的东西。

薛之谦喜欢最后吃他喜欢的,先吃些没吃过的,他也学着张伟夹了只烧麦。

烧麦很好吃,尽管没有流沙包好吃,但扎扎实实的肉被束搏在薄皮里面,谁又会不喜欢呢。

张伟觉得还是小时候吃过的味道,好吃的很,他纠结一下一屉里面剩下的第三个。

把烧麦夹到了薛之谦碟子上。

果然,被爱的比较多的那个人才会尝到第三个烧麦。

张伟终于懂了母亲当时的意思。

五.

薛之谦应该是忘记了,流沙包这种东西,凉掉就彻底凝固了,味道似乎很好,但馅料不再流淌到嘴里了。

那又何妨呢。

果然,和最爱的人一起坐下来吃上一顿饭才是他最需要的呢。

他也很爱吃张伟夹过来的第二只烧麦呢。

【双北】《光》

*何炅x撒贝宁

*普通情侣au

一.

在这个总是被极夜所笼罩的城市里。

光是一种很稀有的资源,特别是在这种没有被路灯所笼罩的偏僻楼房里,这种东西格外的珍贵。

二.

本是被光所笼罩的房间,不知为何,一瞬间黑暗好像爬满了整个世界,似乎吸上一口空气都是混浊黑暗的气息。

“何老师啊。”撒贝宁合上了手上的书,半依在床上不停地摁着床头灯的开关,耸了耸肩“显而易见,停电了。”

坐在不远处写东西的人也似乎察觉到了,摸着黑写上了最后的一句话,抬起了头,叹了口气,最后站了起来。

何炅向客厅走去,调试了一下电源的总开关,最后终于是放弃了,显然,并不是跳闸什么的。

撒贝宁这时候也是从床上爬了起来,光在这里总是太稀少了,对于他来说黑暗是常事,但对于从南方的城市来的何炅来说确实是一件很不令人舒服的事情。

这里连白天和黑夜都不被分辨,因为外面总是黑漆漆的一片,他们就和盲人一样,也很少有人开车,尽管路上还有些许路灯,有些人在这里的大街上索性就闭上了眼睛。

黑暗中,有的人看不到一点亮光,因为他闭上了眼,也许睁开了眼,远处的光就会把他的黑暗照亮了呢。

三.

他们只剩下一只蜡烛了,何炅翻遍了整个房间,最后只在角落里找到了这只铺满了灰尘,小小的矮矮的蜡烛。

两个人都没有抽烟的习惯,他们不知道怎么能够靠着几盒火柴和一小只蜡烛熬到电源的再一次降临。

撒贝宁拉开了窗帘,外面和平常不一样,平常的黑夜里至少还会有些许微弱的灯光或多或少的安慰着心,现在连那唯一的那点都被熄灭了。

更多人都选择窝在家里睡觉。

而他们最后选择带上蜡烛和火柴出了家门。

四.

何炅很少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黑暗。

在南方的时候多多少少的听过这个城市的故事,到这来上学之前,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但直到现在生活了五六年也没有完全适应下来,尽管撒贝宁陪在身边会多上些安全感,但也总是对阳光有着很强的依赖。

蜡烛和火柴被死死的握在何炅手里,似乎是唯一的安全了。

这一路上,何炅有很多很多能点燃蜡烛的机会。

空旷的小道上,什么也看不到,阴森森的,平常亮起的路灯,此时光秃秃的站在路边,何炅咬了咬牙,并没有点燃手里的小蜡烛,他害怕会有更可怕的东西。

在经过一条小道的时候,只能一个人经过的那种,何炅差点把手里的蜡烛点燃,太黑了,什么也看不见,他就连走在前面的撒贝宁都快看不到了,他有些害怕,生怕前面突然出现什么其他的东西。

还会有其他地方需要蜡烛的。他这么安慰着自己,最后只是颤颤巍巍的划了一根火柴,把一只手笼罩上面,生怕一阵风吹过来就熄灭了,又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稍微一碰就没有了。

小小的红色的火苗,就像小时候何炅家里做饭时总是燃不起来的柴火一样,那时候的他不懂得怎么帮忙,妈妈给了一把小小的扇子,他总是扇的太使劲了,一扇那本来旺盛的火苗就险些灭掉。

他只好不好意思地抬头笑笑,还记得那个时候妈妈温和地蹲下来,半点没有责怪的意味,拿过扇子,一边小心翼翼的扇着,护住柴火堆里的最后那点小火苗,一边教着何炅。

撒贝宁回头看了看盯着小小的火苗温柔的笑出来的何炅,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何炅,温柔和怀念的气息都快装不下从他身上溢出来了。

那么温和的人儿,撒贝宁嗅了嗅周围的空气,那种感觉就像清晨间唱着歌的黄雀,也像正午下绿油油的草地一样,还像是黄昏中闪着光辉的湖面似的,是撒贝宁所在阳光下见过的一切美好的东西。

不,或许比那些都要美好,何炅像是一道光温和的在他布满了黑暗的心上不深不浅地划上一道。隐隐作痛却又甜腻的美好。

火柴自然不能燃烧那么长的时间,他们还没有彻底的穿过小道,那点亮光就完全的熄灭了,何炅却没有再害怕什么,抬起头,冲着看向他的撒贝宁笑了一下,没有再燃起第二根火柴。

那种笑就和小孩子一般,纯真又美好。就像是初恋的邻家大哥哥一样,灵魂澄澈至极。

撒贝宁转过脸去,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心似乎像玩闹的小孩子一样,想要从他胸口的地方飞出去,全黏到那个人身上。撒贝宁低下头去,抬起一只手安抚着胸口急躁的小东西。

他们走到了公园里面,赶着人家快要收工的时候买了烤红薯。

他俩摸便了所有的兜,也只凑够了一只红薯的钱,最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嘴唇一抿,笑了出来。

五.

他们坐到了公园里的长椅上。

撒贝宁看了看何炅手里没有被燃起的小蜡烛,有些心疼地从何炅手里拿了火柴盒,划了一根火柴要把蜡烛点起来,何炅带他去过南方,是那种全年都有阳光的地方,白天的阳光明媚的很但一点不会让人觉得刺眼,反而暖的很,就和他身边的爱人一样。

何炅咬了一口红薯,暖暖的东西下肚,在黑夜里也算是安慰了,何炅自然是看到了撒贝宁的动作,摇了摇头,凑上前去,亲自吹灭了火柴。

然后把火柴盒和蜡烛塞到了兜里。

撒贝宁正想说话,何炅就举起了手里的烤红薯递到了撒贝宁嘴边,撒贝宁顺着何炅咬下去的地方又咬上了一口。

何炅歪过头去,依靠在撒贝宁肩上。望着远处的天空,上学的时候他总是忙着学习,从来没有时间停下来看一看这黑夜,认为黑夜总是前篇一律的黑暗什么也没有,有了工作之后也只是觉得这黑暗有些无边无际的,令人烦的很,总是期盼着明天极夜就会过去。

璀璨壮丽而又千变万化的光带划过了星空。极光下连星河都成了它的陪衬。何炅从未看到过这么美丽的极夜。

何炅的手悄悄地握紧了撒贝宁的手。何炅心中的小人终于是睁开了眼,他看到了远方夜的光,他也知道他找到了自己的光。

这次的撒贝宁任由着自己心里的小东西破出了胸膛,全然的黏到了何炅身上,小东西贪婪的汲取着何炅身上的空气,撒贝宁微微的歪过头去,靠在何炅的头上。

六.

极光下的公园长椅上,两个男孩依靠在一起。

七.

至于那火柴和蜡烛,何炅再没有需要过它。

【大薛】《简单爱情》

*大张伟x薛之谦

*回来写写最初的那点梦。本文集其他篇均文笔进步之前写的,小心点,别踩雷了。

一.

没有预兆,没有祝福,一桌子酒菜下肚。

他们在一起了。

二.

大概也有酒精的催化,两人吹完了箱啤酒之后,张伟摁着门框子愣是没让薛之谦出去。

“诶呦喂,薛老师您这儿答应我件事呗。”张伟低着头,估计是两人喝酒喝多了,到现在还打着饱嗝。

“行。”薛之谦估计也是喝多了,脸夹通红,嘴一撇,扯出了个甜美的笑容,一歪头答应着张伟。

“您按时吃饭。”张伟腾出一只手顺了顺自己的头发。

薛之谦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但眼神迷离的,看一眼就是知道刚刚不知道又在想什么了。

“您少写些悲的歌呗,听的我心肝都疼。”张伟继续说着。

“别的事我都答应,这事真不行。”薛之谦认真的盯着面前的人,但还没到半分钟就泄下气来,前额的毛耷拉着“我也就剩下点音乐了。”

“那您说当我男朋友这事呢?”张伟随口问道,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什么不对劲的东西“不,不是,就那,那什么诶呦喂我这嘴碎的...薛儿你甭儿在意。”

薛之谦看了眼面前的张伟,笑容扯的更大了。

什么也没说,他的手悄悄地勾搭上了另外一个人的手。

心勾搭上了另外一颗心。

三.

他们就是在一起了。

不需要预兆。也不需要祝福。

【双北】《甄氏的胜利》

*撒贝宁x何炅【小部分发糖】

一.

我是王鸥。

请问现在有人能救救我么?

我还能说什么,我还有辩解的余地么?

我觉得这事不行,你们就能不去了么?

你们问我的意义在哪呢?

等等,真的没有谁来挽救一下我么,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我真的不想去鬼屋啊。

二.

现在。

我身边。

鬼鬼很兴奋,就差把这两个字写在脸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她是提出这个建议的人。

我面前。

何老师一脸温和的笑容,平时看起来温和至极的笑现在看着真的像魔鬼扯出的淡笑一样,他是第二个同意的。

撒老师还在吃东西,用筷子挑了根菜夹给身边的何炅,完蛋,一看就是默许了鬼鬼的意见。

白敬亭坐在边上,正在用他那冷淡的目光盯着我,好像他挺期待去的 ,毕竟真没见到有什么东西能吓到他。

“行吧。”

三.

我现在在鬼屋门口,我现在很后悔。

《明星大侦探》官微之前公布了线下同款的鬼屋《甄氏》在湖南开业的消息。

之前我还只是大概看了一眼,毕竟我这种从来不去鬼屋的,基本上就没有关注过这个消息。

但我似乎忘了我周围这几个人。

何老师网瘾少年也就算了吧。

鬼鬼你为什么会提出这个意见啊,鬼鬼不怕鬼鬼了么?我的天呐,我真的不想去啊,你们是嫌我这一天天被撒老师吓得还不够多么?

我们什么伪装也没有,工作人员果然是认出我们了,何老师上前商量了几句,我们坐在角落的桌子周围,陆陆续续的从里面出来了几队。

里面的尖叫声很大很大,我甚至看到一个姑娘被吓哭了。我真的不敢想象里面是什么。人生的绝望大概就是现在了吧。

何老师大概是商量着包了场。

我望向里面阴森森的还什么都看不到。

四.

每个人发了一个小小的塑料质的蜡烛灯。

果然明侦的丧心病狂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特别是我们这种真正经历过案件,真的吓人,第一个房间大概一进去是那种很大很大的场地,摆满了棺材。

从甄副驾开始一直到甄大。 三季以来所有的死者。

要不是进去不让带手机,我真的想录下来里面到底有多么的逼真。

鬼鬼死死的拽着我的袖子,像书包一样挂在我身上。

撒老师和何老师走在最前面,等等他们在商量什么,我凑过去听一听。

求求你们了,放胆小的我们一条生路吧,不要再讨论怎么改进鬼屋的事了行不行,给工作人员点面子。

这个门真的。它不是门,做这个门的人也不是人。

撒老师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就把一道暗门打开了,一下子,一屋子的披头散发的,最主要的是他们不是那种正常鬼屋穿白衣的那种,明侦死者的服装你懂么。

如果你看过每一期,你大概应该知道是什么,就是每一期死者身上的服装,衣服上带着血,有的鬼身上不知怎么还插上刀的,拿着杀自己的凶器,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

在场地环绕了一圈又回房间里去了。

撒老师吓得直接把手里的蜡烛灯扔了出去。

何老师倒是没什么,反倒是在看到撒老师的动作之后憋着嘴,努力地忍着不笑出来。

小白在队伍最后一下子拽住了一只鬼的衣服。

鬼鬼吓得直接蹲下去了。

我没什么事。好吧,如果不算一开始那声尖叫。

“下一关的门在哪。”白敬亭这么威胁着他抓住的鬼。

那工作人员大概也没见过这么淡点的,挥了挥手里的玩具刀,然后在看清了我们这一群人的样子之后。

“能不能合张照?”我听见扮鬼的人这么说着。听着声音像姑娘。

我这是人生中第一次和鬼合影,但愿这是最后一次,必须得是最后一次了。

我保证我再也不来鬼屋了。

五.

那个暗室的门真的只是个彩蛋。

大概也没有工作人员会想到这么暗的地方,门的颜色和墙的颜色简直融为一体,那么隐蔽的暗门都会有人发现。

好像是他们休息的地方,既然有人打开了就一窝蜂全跑出来吓我们了。

狗头侦探。无论在哪都逃不过这个称呼。

那周围大概就没有门了,那大概就只能一个个的翻棺材盖了。

很难受,说实在的,挺可怕的。

毕竟掘坟墓这事谁来都会觉得可怕。尽管里面有的是空的,有的是真人躺在里面,还会坐起来尖叫那种。

静看小白淡定地把棺材门盖了回去。何老师帮着撒老师把蜡烛灯捡了回来,伸手顺了顺撒老师炸起来的头发,像极了等着人揉的炸毛猫。

我和鬼鬼随便选了一个棺材。甄大,啊,大老师我对不起你,果然,我们的运气还是很好的,暗道!

你永远想不到这个密室唯一能走的竟然是棺材里面。

还是何老师和撒老师在前面,我和鬼鬼在中间,小白垫后。

下去之后是很长很长的走廊,然后有个地方大概是有个笼子,里面有个真人,靠着墙,低着头,长发散下来,有的时候鬼屋就是这么刺激,明明知道那是个真人吧会被吓到,还是吓人一跳。

在撒老师路过的时候,那个鬼猛得用双手摇着笼子的门,“狗头侦探,放我出去。出去。”然后是尖叫声。

这大概是故意吓唬撒老师的。

何老师在前面也被吓了一跳,撒老师真的被吓得猛得抱住了前面小小的何老师。

何字号抱枕。又软又好看,不要998,不要98,只要狗粮就能购买。

说真的尖叫声都没有前面那句话吓人。这是撒老师走出来之后说的。走廊的灯一会暗,一会灭的,有的时候还会有鬼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窜出来。

后面有个鬼突然拿着刀从后面冲了出来,带着一个小丑的面具,面具上大大的写了一个红色的甄字,浑身是血,小白先是看到了,然后是鬼鬼,鬼鬼直接跑了起来,然后我也开始跑,撒老师和何老师也开始跑。

然后后面的鬼也开始追。

我们为什么要跑?我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好像没有什么要杀人的情节。

我回头看鬼的余光好像瞥到了小白,他慢慢悠悠,晃晃悠悠的走着。一脸迷茫。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跑呢。

至于走廊各种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鬼。我就不描述了。

走廊的尽头是电梯。

我没看过,也没参加这集。酒店惊魂。

打开电梯门的一瞬间,一个女鬼从电梯里面冲了出来,撞开了我们所有人的肩膀,一直不停的跑,然后所有的鬼都出现了,看着我们,朝电梯这走过来。

要注意。这个时候的小白还在后面晃晃悠悠的走呢。

鬼鬼真的是吓坏了,不停的按着关门的键。

长按开门键的何老师。

小白也终于是回头看了一眼,三步两步的赶了上来。

但很不巧有几只鬼也追到了电梯门口。 或许他们从来没有真的追到这边过,进电梯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看着我们关了电梯的门。

六.

论从头顶上怎么冒出来的鬼。

在我离开电梯的最后一秒,从电梯上面的缺口跳下来一只鬼,碰了碰我的肩膀。

这大概不是电梯,是人工手动升降机。

好吧,我又不争气的尖叫了。

因为还没有装修完全,到这就告一段落了。

全程10分钟。

出来我们开始拿小礼物。

何老师拿了撒微笑的周边挂链。撒老师拿了何美男的周边挂链。今天的双北又发糖了。

剩下我们三个人都拿了自己的周边。

小声说一下,我偷偷晚走了一会,用和前台小姐姐的合照,顺走了双北的一对挂链。

七.

我觉得我还想去鬼屋。

真香。

【双北】《通信集》(三)


亲爱的美男,

首先是很抱歉,我本以为你没有给我回信甚至压根没有收到,你知道的,行程满的很,我根本没有时间回家一趟,但当我真的看到那封信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是要立刻辞去行程,给你写上一封才是。

注:我现在基本都睡在公司,我将会在信的后面附上我的新地址,还有些糖果就当是赔罪。

至于我上次说到的,我不明白,我根本不明白,你不恨我反而祝福我,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好吧我就是个混蛋,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以前的事。

至于聚会的事,你不用当真,大主唱也问过我了,大概就是他客套方式或者什么其他的,你就不要放在心上就是了。

我最近听了你发的新歌,是你自己写的?还真是一贯你甜甜的风格,只不过好像结局很悲惨的样子?让人有些措不及防。

至于为什么用写信这种方式,大概就是保持那种神秘感吧,就像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看到这封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看到你的信。

最开始只是当个寄托,随便写写,根本没想到会真的送到你那,再次对第一次信上的划痕表示歉意。

再次希望你不会因为我迟迟不回信而生气,选了你爱的草莓巧克力,盼望着你下一次的回信。

你的,

撒微笑。

-----------------------------------------------------------------

【附:公司地址,草莓巧克力】